Mio

我么?我是Feanor至上主义者呢.
不定期产粮/主中土/CG/HP/冰火/魔道/九州/全职
本命cpALVO不拆不逆.

【周橙】苦咖啡与冷奶茶(1)

#周橙

《苦咖啡与冷奶茶》


“...我们分手吧。”
苏沐橙最后轻轻说,尾音化为微不可闻的叹息失踪在十二月最冷一天里。还没有等电话线对面张口就掐断了仅剩的余地。

她做不到了。她再也不是二十出头的她了。那时候多潇洒呀,义无反顾的爱谁或者是恨谁,看不惯谁就用沐雨橙风轰轰轰反正都有叶修罩着她。一辈子就想当个龙套,躲在人后做长不大的孩子。
可是时间的洪流啊逼得人越走越远,看不见尽头也没勇气回头。

怔怔望着手机屏幕一寸寸黯淡下去然后自动锁屏,心里像有什么灼热明亮的东西一下子熄灭了,留一堆冷灰证明曾有过的温度。她吸溜着半杯冷掉的奶茶,忽然红了眼睛像极了得不到糖的小孩。
小心翼翼左右张望空寂店面。奶茶店的小妹百无聊赖的追着一集新剧,只听见男主角油腻腻地承诺着所谓爱情。好在没有人注意到她。

窗外深夜城市的灯火辉煌,勾勒出璀璨而易碎的模样,空荡荡长街上偶有机车呼啸而过撕破寂静。而她在这个夜晚失去了曾经抱拥她的温柔怀抱。

她记得周泽楷告诉她要照顾她一辈子。
他真不会说话,请她看煽情的爱情片,女主角追着疾驰而去的绿皮小火车挥手,衣裙翻飞,最后镜头推远画面失真,夕阳满山。她哭得稀里哗啦他也没憋出两句话来,只是默默递了张餐巾纸。
她记得他手指骨节修长而白净。
末了苏沐橙忍不住了说,不早了,明天要打联赛呢。
周泽楷突然说:“苏沐橙,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嘿,那当然好。
但是,千万不要轻易承诺一辈子。一辈子那么长,你告诉我怎么容易捱的过去那么多喜怒哀乐就此把两个人的生命轨迹牢牢拴在一起?

“我失恋了。”
删掉。
“你睡了吗,我想找你聊聊。”
莫名其妙。
删掉。
删了又输,输了又删。
犹犹豫豫按了发送给叶修。

“我失恋了。”

想这么晚他大概睡了。
生生又撤销了消息。

她早就明白有些事情注定只能一个人面对,正如有些路注定是一场孤独征程。


细心的粉丝第二天会发现苏沐橙的微博关注里少了周泽楷的名字。

-tbc-

【泉花】无稽之谈

继续崩...。
推荐食用BGM《塘桥夜话》



着灰黑风衣的男人拎着棕色牛皮手提箱站在街口。
显是初次抵达这座以林木与花朵而闻名的城市,眉眼里满是风尘仆仆的疲惫。

年轻英俊的客座教授。
Glorfindel。
孤身站在Rivendell的街头。
我们暂且只需要了解这么多。故事的时间与地点也都大可推至某个模糊的节点。

Glorfindel将风里翻飞的金发随手顺到耳后,他觉得自己大概迷路在盘曲回旋的街道里。
在他的家乡,道路平直大气,七座城门高筑。他熟悉那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
然而他毕竟是离开了那座城。

最后连着问路又不得不依靠的士兜兜转转摸到校舍已是黄昏将尽。
枕着树影筛下的月光睡去。当晚的梦境奇异得让他知道那必定是个梦境。

他梦见血与火翻腾。那是他至于圣洁的故乡。污血与残肢横陈曾为纯白大理石而今尘土模糊的阶梯。弓箭与烈火齐燃,最后在天际闪烁成可悲的些微希望。

是个梦境。
是个梦境。
他告诫自己。

疼痛感真实的令人泪水盈眶。烧灼肌肤的疼痛。谁知道呢?流下来的是泪还是血?
烧。烧。烧。
烧到天地尽头。
举剑冲向黑影憧憧,不知目的亦不知归路。

坠落。
无止境的坠落。

等等,还有、还有一个黑发的男人对他说——
“活下去。”

可他只想抱着那个男人。
可那个男人在他面前几乎是微笑着转身投身于血与火。

后来Glorfindel试图凭忆描摹那人眉目。终于隐匿在混沌夜幕中。
后来时光漫无目的地淌过指缝。
他没再梦到那个男人和那场坠落。
逐渐他熟悉了Rivendell的每一处风景,甚至于被外乡而来的旅人当作用以问路的可靠当地人。

“导师,你爱过一个人么?”
某个遗失在时间洪流的夜晚他的学生Aragorn这么问道。
Glorfindel明白他的学生陷入了少年时必然而又绝对的爱情。

“是啊...他是个战士。”居然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惶急思考散落在记忆里的这样一个男人。
他是谁?

思路逐渐清晰,大概可以勾勒出男人的模样。
黑发。高挑。
穿着古老典籍所记载的战衣与盔甲。

不存在的。

惴惴不安不敢言明自己脱口而出所谓之“梦中情人”是场梦境或幻觉。
可笑至极。
于是三两言语搪塞过去。

心不在焉翻开关于家乡——或许可能会是关于他——的蒙尘书典试图证明某些无稽之谈终究是梦境。
剧烈喘息至不敢相信清明双眼,指尖停顿处记录陈年历史的泛黄页面分明用潦草花体写着——
“Ecthelion”
他的名字。


无意识用指腹轻轻摩擦熟悉字迹。


“Glorfindel”
我的名字。

The End

【The Silm】V.S.2017/私设

《V.S.2017》

.
上海堡垒AU
这个坑很早就想开了。
私设如山。
*特别指出此文中除非说明,不存在任何亲缘关系。
Finarfin视角。
主cp:FinarfinXEawen
FeanorXNerdanel
FinweXMiriel
FinweXIndis
含有轻微Feanolfin(约等于无x

.
“多年以后我又想起那个遗失在时间里的夜晚、天空中坠落的紫色大丽花和那些许愿的人们——后来我再也不曾见到的人们。”

《六便士》
摸鱼产物。

【轩离】告白气球(4)

上章戳主页

#现代校园paro#

江厌离躲了金子轩一个星期。
江厌离头一次发现校园那么大躲开一个人那么容易。
因为知道十一点半金子轩会出现在食堂门口。
知道下午四点钟金子轩会在体育馆打篮球。
知道他每一节选课。
当初挖空心思了解他的作息为了能自然又凑巧的遇到他。
如今终于能成功地避开所有关于他的场合。

直到礼拜三炖莲藕排骨汤的时候微微愣怔。乳白色汤汁蒸腾着热气,葱绿色零散泼洒。江厌离在水雾朦胧里忽然红了眼圈。

后来那一碗全给魏无羡和江澄喝了。

就这样一刀两断。
江厌离心思莲藕一样细细密密缠缠连连,说是不再见,又忍不住要想起那个男孩儿白净侧脸。
为什么喜欢他呢?
因为他好看?他厉害?他总是帮她?
逐一好像可以列一大长条,可是最后自己都哑口无言不敢确信。
最后支支吾吾归结为“他挺好的。”
说完又后悔。
岂止是好?他做什么江厌离都喜欢。

就这样江厌离浑浑噩噩一个多星期。
直到宿舍楼下大喇叭呼喊着她的名字。

“113宿舍的江厌离同学出来一下!113宿舍的江厌离同学出来一下!”

好像心脏漏跳了一拍。
声线极度耳熟——然而可能吗?

“113宿舍的江厌离同学出来一下!”
江厌离跌跌撞撞跑到走廊的时候收获了众人诧异的眼光。一贯寡言少语的清秀女孩一时又红了脸。

是他。

金子轩抱着吉他架着麦克风,灰色风衣在秋天阳光下温柔又清淡。
他说:“江厌离,我唱首歌给你,好不好?”

其实金子轩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因为聂明玦说他要是那个女生他肯定先一巴掌呼啦在金子轩那张小白脸上再说。
但是江厌离是江厌离。
她红着脸歪歪脑袋,一脸困惑。

金子轩的脸都快被她逼红了。

手指刷过和弦。
前奏明快清亮地响起。
“塞纳河畔 我手一杯 左岸的咖啡
品尝你的美 留下唇印的嘴”

江厌离愣愣地站在那儿。

“亲爱的 爱上你 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好像烟花嗡地炸开。周遭人群哄闹声也听不清楚了。

“亲爱的 别任性 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从此永无止境的追逐划上了句号。
从此那个男孩和女孩的故事将在时光的温柔叙述下刻上彼此独有的印记。

当然只有魏无羡和江澄两个人挺不平的。尤其魏无羡对金子轩这么轻易抢走他师姐的无耻行径嗤之以鼻。毕竟魏无羡可是能在大四毕业仪式上身为学生会主席对全校师生发言,最后顺势就着话筒“蓝忘机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的人。

但我们的故事,到这儿就可以结束了。
从此我们可以并且期待着宣称正如所有童话故事的结尾——
“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The End


第一次尝试这种轻飘飘的校园风格。(可能不太成功qwq故事越写越拖沓...。)

很明显能看出《此间》的影子。其实我写轩离的时候常常想起杨穆。但我希望——至少在这篇文——金子轩能够抓住江厌离。每次写魔道相关都会偏向糖(我一般喜欢刀子的。真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结尾有个私心的忘羡糖XD

以上。

by@Mio


【双梅】不眠之夜

好像挺崩的...。

推荐食用BGM《苏眉》

Maglor纤细修长手指拂过吉他弦。
酒吧光怪陆离的霓虹灯让人看不清他漆色眼瞳里是否翻滚着什么汹涌情绪。
或者只是空洞失神如同这里大多数的碌碌之辈。
都市最卑微的欲望在拥挤嘈杂的酒吧里无限放大并被酒精麻醉修饰成所谓梦想之流。
他还是个男孩模样。
瘦削而高挑,清秀得与所有罪孽格格不入,透过松垮解开的衬衫第一颗扣子可以依稀瞥见雪白的锁骨。
适合成为所有少女梦想的情人。
同时声线干净磊落,调子里有些与年纪似乎不符合的落寞。所有异乡而来试图在这个城市安身的人都曾品尝过这种落寞,或是在日后成为不再提及的伤疤。

他唱的那首歌人们并不曾注意聆听。
关于一些不可企及的幻梦。
关于消失在背影后的家园。
关于难以言说的欲望与畏惧。

而在那个夜晚Maedhros伏案给明天要交的论文收尾,凌晨两点半的苦咖啡冷涩难咽。青灰窗隙的路灯明黄色光亮耀耀。
Maglor还不曾回来。
头疼。
痛感伴随眩晕席卷而来,也许是熬夜的警告与惩戒。
继续敲字。显示屏幽白光线冷淡疏离。
Maglor还不曾回来。

六点钟Maedhros被门锁扣上的声音惊醒。来人已经脱了鞋踩着冰凉地砖去了浴室。
像无数个不眠之夜。
水声淅淅沥沥压抑着。

Maglor把湿透的乌黑长发束在一起。
“这个——欲望的城市。”
他低低哼着不成曲调的语句。
“我们在此相遇。”
水珠溅了一地,热腾腾蒸汽爬满镜面。
Maglor抬手擦出一块明亮,他饶有兴味地凝视着自己,自发间滚落下来溪流潺潺。

他想起今夜那个姑娘。
奇怪的是他的记忆几乎像是蒙雾的镜面,看不太清楚她的面容。
这不重要。
他想写一首歌。或许是关于那个姑娘的。
他预感那可能是他最好的作品。

从朦胧里清醒需要一个看似迅捷感官上却无比艰难的过程,Maedhros此刻起身去厨房温了两杯牛奶,试图以此提醒肢体日光的来临。

“那个姑娘。”往面包上涂抹黄油的Maglor忽然说。
Maedhros点点头示意他在听,然而对方很温和地笑笑,显然并不打算把词汇连缀成语句。他慢条斯理地咬着面包,昨夜的喧嚣与寂寞在晨光里涣散成缺乏真实感的印象。
“她让我想起一首歌。”
“嗯。”
Maglor小声哼起了一首叫不上名字的歌。
“我写的。”
“很好听。她叫什么?”
“Kate——Mary——还是别的什么。”
Maedhros轻微皱了皱眉头,“你应该记住她的名字。”
Maglor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这不重要。”

其实Maglor并没有说出口,他写那首歌的时候,在想Maedhros。

缺乏勇气也不愿意接受任何彼此关系的风险,因为亲密到不需要用爱情关系来证明。缄默是怕连对方都失去。
所以宁愿封存好心思丝丝缕缕全谱在曲子里。

是你我之间太相似。
连面容都仿佛。
脾气是在时光堆积中日益消磨掉棱角。
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克制全部甜蜜或者邪恶的欲望。若是全身心占有,生怕你我谁会更早厌倦,留下几步距离又不敢再疏离到不闻不问。是逃不开也不愿意逃开。
或许欲望与遗忘将成为相伴相生的孪生兄弟。终有一日我对你的所有期许会被遗忘褫夺殆尽。
终有一日。
然而此刻,然而正如无数个不眠之夜,我渴望也害怕着得到你。
因为得到,也就意味着会失去。这是个无法证明的命题,正如无人可以向我担保牢牢抓在手上的美丽是否可以永远称为美丽。

“Matimo......”
“嗯?”
“...阳光真好。”明晃晃自窗外青葱叶间倾泻。
及时收口不言。

The End

【轩离】告白气球(3)

上章戳主页

#现代校园paro#

金子轩一个礼拜没有见到江厌离了。

第八天金子轩鼻青脸肿失魂落魄的打开宿舍门,就被聂明玦揪着衣领骂了一通。
“你小子敢情成天在外闹事啊?还打架?跟谁打的?”

金子轩一言不发。
好容易等老大哥训完了,金子轩就往下铺上一坐。
宿舍的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金子轩低头盯着自己已然乌糟糟的白球鞋。说盯着也不妥,只是眼神散漫无处安放。
“究竟怎么了?”
一抬头猛然撞上蓝曦臣那双似笑非笑的眼。

蓝曦臣是校报主编,每次他催稿的时候都用这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凝视着作者们。

金子轩于是一五一十交代了。

“这叫......渣男吧?”
但渣男金子轩还是觉得自己很无辜。

“哎,等等,那每周一次的排骨汤...是她送的吧?”蓝曦臣突然问。
“啊?啊...嗯...对的。”
“渣男!”
盖棺定论。

要说起魏无羡和江澄对金子轩的敌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就是知道江厌离给金子轩熬了排骨汤的时候。
金子轩义务给江厌离上课这件事,江厌离眉飞色舞说给江澄听。江澄敷衍了事的说好好好。
但江厌离没有注意到,江厌离在想怎么给金子轩还礼。

她于是煲莲藕排骨汤。
江厌离的心思全煲在汤里,温温软软的浮漾开来。她从来不懂说话,话都说在汤里。

金子轩一开始看见那个乳白色保温桶是拒绝的。然而他很快就发现拒绝是个错误的决定。
——实在是太香了。

江厌离眉眼里的温柔都要漫出来。舞蹈室安安静静只听的见呼吸声,江厌离欲言又止地沉默如今想来实在是意味深长。

但当时金子轩拎回宿舍的时候陷入了沉思。
于是他声称这是他的老母亲熬的汤,专门给他送来改善伙食的。

就这样全宿舍每周蹭吃江厌离的排骨汤整整一年。

在江厌离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已经赢得金子轩全宿舍的好感。

“就这么不喜欢她么?”听了很久的晓星尘皱皱眉。

“我不知道啊——”

真的不知道。
这样算不喜欢么?
这样算喜欢么?

终于摆脱了那个若有若无纠缠不清到成为习惯的影子,终于潇潇洒洒江湖正年少,世上那么多女子那么多功业等着他金子轩呢。
——终于连她都看不见都抓不住了。
恍惚里想起她小声的自我介绍,像从头到尾都已经成为一场命中注定。

“我叫江厌离。”
“厌倦和离别的厌离。”

江厌离。
厌倦和离别。
是不是已经厌倦了永无止境的暧昧不安,所以选择了坚决地离别?

那么为什么会怅然若失呢——你告诉我啊。

于是第二天众人才想起来还没问金子轩的伤怎么回事。
然而已经不需要问了。
布告栏里贴着的处分“魏无羡、江澄、金子轩”三个名字排在一起。
像个玩笑。

-tbc-

江厌离:“要想抓住他的心,就先抓住他的胃。”(pei)

三章居然没能结束,可能是我废话连篇(Bushi)第四章就会完结的。
谢谢你读到这儿(鞠躬x

跟风来一发!
(虽然我跟的有点晚是么....。)
有几个没有看懂x
BE心头爱算我一个!
骨科!宝钻粉可能需要集体看骨科(Bushi)兄弟姐妹叔叔阿姨我都吃呀给我粮我什么都吃(Bu
相爱相杀反正是常态。大概萌过的最典型的是AC
父子其实不是雷点。但不萌。
最右边第四第五个不知道什么意思诶qwq

【轩离】告白气球(2)

上章戳主页。
#现代校园paro#


金子轩其实早就见过江厌离了。他不记得的事,江厌离都帮他记着。

江澄十岁的生日,江家大宴宾客。按惯例孩子们总要拉出来给大家露一手。
裹在白色蓬蓬裙里的江厌离当然也不例外。

江厌离学琴。
江厌离没什么天分,也缺少激情。一首《月光》教她弹的四平八稳好像在考级。众人也就不痛不痒的听着,就等一曲终了鼓个掌,对江枫眠等人拍拍马屁算完。
风从窗口轻悄悄溜进厅室,也许是上台时太紧张,江厌离的琴谱夹的松松垮垮,此时雪片一样飞散开去。
钢琴声戛然而止。
狼狈不堪。

狼狈不堪的江厌离不知所措的时候金子轩仿佛骑士赶来救她的公主,径直走到她旁边,对她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说:“要不我给叔叔阿姨们唱首歌吧?”
江厌离趁机就蹲下去捡拾散落满地的曲谱。

金子轩忘记了当年女孩落荒而逃时轻声说的谢谢,江厌离却记得当年男孩像个英勇的骑士来救她。
后来金子轩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嘛。”
江厌离只是一直笑一直笑。她不怎么会说话,就总是笑。

江厌离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自己是个命挺好的女孩。大一新生汇演时,时隔多年她一眼认出了当时的那个男孩。生平第一次她凭着一腔孤勇,散会后逆着人潮汹涌找到了金子轩。
“原来他叫金子轩。”江厌离想。
很好听的名字。

最早看出来江厌离心思的是她妈妈虞紫鸢。虞紫鸢的脾气一点儿没传给女儿,倒是一分不差都传给了江澄。虞紫鸢几句话就从红着脸低着头走神的女儿嘴里套出了话。
虞紫鸢是金融系的系主任。
不巧,金子轩是金融系的。
于是金子轩当天在虞紫鸢的课上就被点起来了。大少爷站起来支支吾吾半天没答得出虞紫鸢刁钻的问题。

“绣花枕头。”虞紫鸢私下里对她丈夫评价道。然而两人一合计,还是和金家通了个电话。金老本来求之不得,然而问问金子轩,金子轩是个指东偏要往西的主儿,一口回绝。金家只好回话打个哈哈“孩子们处得来就好,看孩子们的意见吧”。
虞紫鸢心说要您家孩子真喜欢我家我还用找您?
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但金子轩却发现偌大校园他总是能偶遇江厌离。像个若有若无傍在他身边的影子。通选课上永远能碰巧坐在跟他隔几排的位置,去食堂打饭还常常擦肩而过,在体育馆打球总有她及时递一瓶矿泉水。
像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

江厌离说她要学街舞。
江厌离是那种永远站在后排,穿着校裙随音乐左右晃动的布景板型人物。
可江厌离说她要学街舞。
江厌离真的在空荡安静的舞蹈房踢踢踏踏的跳舞。
瞎子——前提是用点心眼——都看得出江厌离喜欢金子轩。

金子轩指天发誓当天他真的只是路过不小心走错了教室,而不是像魏无羡和江澄污蔑的那样处心积虑“偶遇”他们阿姐。
“......江厌离?”
女孩子像受惊般动作停滞了一下,随即红晕浮上了脸颊。
沉默。
沉默是今日的舞蹈房。
下午三点钟温暖的阳光打亮舞蹈室的木地板,灰尘一点点在阳光里飞舞。

金子轩觉得自己有责任打破沉默。于是他笑了笑,很深沉地说:“江厌离,你在练广播体操吗?”
金子轩还可以指天发誓说他绝对没有嘲讽的意思。他真的只是以为。

结果事情没头没脑变成仗义的金子轩拍胸脯说以后我来教你跳街舞,每周一次,学费全免。活像个推销员。
阴错阳差。

-tbc-

【轩离】告白气球(1)


#轩离#
#现代校园paro#
#严重OOC#
#慎戳#



《告白气球》
.
不知道是下午阳光透过体育馆巨大窗玻璃散落了满地耀眼到让人晕眩,又或者是嘈嘈切切的人声漫过光线在耳膜嗡鸣,总之江厌离咬着嘴唇吞吞吐吐小声说——
我喜欢你。

灾难。

金子轩刚刚打完篮球满身大汗,顺手拿过来江厌离递的矿泉水,习以为常的灌了一口接下来听到女孩羞赦的告白直接呛得眼泪都肆无忌惮滚出来。
于是接下来变成脸红到耳朵尖儿的女孩小心翼翼拍着他的背,看校园男神金子轩咳嗽的毫无形象。

然后浑浑噩噩说了“再见”和“喝水的时候一定当心一点”,江厌离就消失在下一拨来体育馆上课的大一新生里。其实江厌离已经算大三学姐了,可是她纤瘦沉默,轻易就脸红,很容易淹没在人群,总让人误以为是个刚进校的新生。
金子轩也就耸耸肩走了。

江厌离消失了一整天。
最后魏无羡和江澄在图书馆找到了蜷缩在长桌角落的江厌离,听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之后两个人直接拉着江厌离要去找金子轩要个说法。
“他算老几啊他?!”

结果三个人被图书管理员好好呵斥了一通“图书馆是读书的地方,不是给你们打架闹事的”,最后还是江厌离细声细气道歉说“对不起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才勉强被放走。

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对不起。
很丢脸吧。
那样的意思就是拒绝吧。
他那么好他凭什么非要喜欢我呢?
对不起。

魏无羡和江澄偷偷转身冲管理员的后脑勺比了个鬼脸。
三个人沉默的走了一会儿,影子被路灯拖的冗长又寂寞。
末了魏无羡说:“就非他不可么?”
江厌离勉强扯出个微笑,摇摇头:“...没事。”
话不对题。
她刚刚挤出两个字眼眶就一红,险险涌出泪来,魏无羡和江澄都看的清楚。

“妈的,金子轩算什么,金家大少爷就大少爷,看老子不弄死你!”江澄在宿舍床铺上愤愤地骂。
魏无羡歪头看江澄漆黑眼眸里雾沉沉暮霭,眼神一触——
“云梦双杰怕过谁啊!”
约好要把那该死混账扁一顿不然没完。

那厢金子轩在卧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窗外明晃晃月亮如砒霜。
仿佛被三月份兜头一场大雨浇个透湿,晚上电话里还被家人嘱咐“会下雨要带伞”,固执的出去耍酷结果一塌糊涂。金子轩早就知道江厌离喜欢他,想着耗着她自己也会慢慢放弃吧,没想到被同样固执的女孩一语捅破窗户纸。

金子轩长得真是帅,摆出来就架势,什么文娱活动从小到大哪次少得了他。家境又好,金氏财团的大少爷。又有才华。当然明眼人也看的出这么个大少爷的所谓才华也不过中上游水平,不过弹个吉他,打个篮球,他光是往那儿一站就好看,别的不管。
所以从小就被人递情书送纸条到大,所以江厌离走过来对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金子轩就一眼看破了这个小姑娘自以为隐藏很深实则写满在唇角眉梢的偏爱。
她说:“同学,你刚刚弹唱的那首歌,很好听。”
金子轩礼貌地笑:“谢谢。”
她又说:“你好,我叫江厌离。”尾音矮下去他几乎听不清。
“啊?艳丽?”
“....厌倦和离别的那个厌离。”
“那你好,我是金子轩。”
“嗯。”
——这样闯入彼此的生活。
从此以后纠缠不清。

-tbc-

一更暂且到此。
预计不会超过三发。
谢谢耐心读到这里的各位(鞠躬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