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o

我么?我是Feanor至上主义者呢.
不定期产粮/主中土/CG/HP/冰火/魔道/九州/全职
本命cpALVO不拆不逆.

【轩离】告白气球(2)

上章戳主页。
#现代校园paro#


金子轩其实早就见过江厌离了。他不记得的事,江厌离都帮他记着。

江澄十岁的生日,江家大宴宾客。按惯例孩子们总要拉出来给大家露一手。
裹在白色蓬蓬裙里的江厌离当然也不例外。

江厌离学琴。
江厌离没什么天分,也缺少激情。一首《月光》教她弹的四平八稳好像在考级。众人也就不痛不痒的听着,就等一曲终了鼓个掌,对江枫眠等人拍拍马屁算完。
风从窗口轻悄悄溜进厅室,也许是上台时太紧张,江厌离的琴谱夹的松松垮垮,此时雪片一样飞散开去。
钢琴声戛然而止。
狼狈不堪。

狼狈不堪的江厌离不知所措的时候金子轩仿佛骑士赶来救她的公主,径直走到她旁边,对她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说:“要不我给叔叔阿姨们唱首歌吧?”
江厌离趁机就蹲下去捡拾散落满地的曲谱。

金子轩忘记了当年女孩落荒而逃时轻声说的谢谢,江厌离却记得当年男孩像个英勇的骑士来救她。
后来金子轩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嘛。”
江厌离只是一直笑一直笑。她不怎么会说话,就总是笑。

江厌离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自己是个命挺好的女孩。大一新生汇演时,时隔多年她一眼认出了当时的那个男孩。生平第一次她凭着一腔孤勇,散会后逆着人潮汹涌找到了金子轩。
“原来他叫金子轩。”江厌离想。
很好听的名字。

最早看出来江厌离心思的是她妈妈虞紫鸢。虞紫鸢的脾气一点儿没传给女儿,倒是一分不差都传给了江澄。虞紫鸢几句话就从红着脸低着头走神的女儿嘴里套出了话。
虞紫鸢是金融系的系主任。
不巧,金子轩是金融系的。
于是金子轩当天在虞紫鸢的课上就被点起来了。大少爷站起来支支吾吾半天没答得出虞紫鸢刁钻的问题。

“绣花枕头。”虞紫鸢私下里对她丈夫评价道。然而两人一合计,还是和金家通了个电话。金老本来求之不得,然而问问金子轩,金子轩是个指东偏要往西的主儿,一口回绝。金家只好回话打个哈哈“孩子们处得来就好,看孩子们的意见吧”。
虞紫鸢心说要您家孩子真喜欢我家我还用找您?
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但金子轩却发现偌大校园他总是能偶遇江厌离。像个若有若无傍在他身边的影子。通选课上永远能碰巧坐在跟他隔几排的位置,去食堂打饭还常常擦肩而过,在体育馆打球总有她及时递一瓶矿泉水。
像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

江厌离说她要学街舞。
江厌离是那种永远站在后排,穿着校裙随音乐左右晃动的布景板型人物。
可江厌离说她要学街舞。
江厌离真的在空荡安静的舞蹈房踢踢踏踏的跳舞。
瞎子——前提是用点心眼——都看得出江厌离喜欢金子轩。

金子轩指天发誓当天他真的只是路过不小心走错了教室,而不是像魏无羡和江澄污蔑的那样处心积虑“偶遇”他们阿姐。
“......江厌离?”
女孩子像受惊般动作停滞了一下,随即红晕浮上了脸颊。
沉默。
沉默是今日的舞蹈房。
下午三点钟温暖的阳光打亮舞蹈室的木地板,灰尘一点点在阳光里飞舞。

金子轩觉得自己有责任打破沉默。于是他笑了笑,很深沉地说:“江厌离,你在练广播体操吗?”
金子轩还可以指天发誓说他绝对没有嘲讽的意思。他真的只是以为。

结果事情没头没脑变成仗义的金子轩拍胸脯说以后我来教你跳街舞,每周一次,学费全免。活像个推销员。
阴错阳差。

-tbc-

【轩离】告白气球(1)


#轩离#
#现代校园paro#
#严重OOC#
#慎戳#



《告白气球》
.
不知道是下午阳光透过体育馆巨大窗玻璃散落了满地耀眼到让人晕眩,又或者是嘈嘈切切的人声漫过光线在耳膜嗡鸣,总之江厌离咬着嘴唇吞吞吐吐小声说——
我喜欢你。

灾难。

金子轩刚刚打完篮球满身大汗,顺手拿过来江厌离递的矿泉水,习以为常的灌了一口接下来听到女孩羞赦的告白直接呛得眼泪都肆无忌惮滚出来。
于是接下来变成脸红到耳朵尖儿的女孩小心翼翼拍着他的背,看校园男神金子轩咳嗽的毫无形象。

然后浑浑噩噩说了“再见”和“喝水的时候一定当心一点”,江厌离就消失在下一拨来体育馆上课的大一新生里。其实江厌离已经算大三学姐了,可是她纤瘦沉默,轻易就脸红,很容易淹没在人群,总让人误以为是个刚进校的新生。
金子轩也就耸耸肩走了。

江厌离消失了一整天。
最后魏无羡和江澄在图书馆找到了蜷缩在长桌角落的江厌离,听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之后两个人直接拉着江厌离要去找金子轩要个说法。
“他算老几啊他?!”

结果三个人被图书管理员好好呵斥了一通“图书馆是读书的地方,不是给你们打架闹事的”,最后还是江厌离细声细气道歉说“对不起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才勉强被放走。

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对不起。
很丢脸吧。
那样的意思就是拒绝吧。
他那么好他凭什么非要喜欢我呢?
对不起。

魏无羡和江澄偷偷转身冲管理员的后脑勺比了个鬼脸。
三个人沉默的走了一会儿,影子被路灯拖的冗长又寂寞。
末了魏无羡说:“就非他不可么?”
江厌离勉强扯出个微笑,摇摇头:“...没事。”
话不对题。
她刚刚挤出两个字眼眶就一红,险险涌出泪来,魏无羡和江澄都看的清楚。

“妈的,金子轩算什么,金家大少爷就大少爷,看老子不弄死你!”江澄在宿舍床铺上愤愤地骂。
魏无羡歪头看江澄漆黑眼眸里雾沉沉暮霭,眼神一触——
“云梦双杰怕过谁啊!”
约好要把那该死混账扁一顿不然没完。

那厢金子轩在卧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窗外明晃晃月亮如砒霜。
仿佛被三月份兜头一场大雨浇个透湿,晚上电话里还被家人嘱咐“会下雨要带伞”,固执的出去耍酷结果一塌糊涂。金子轩早就知道江厌离喜欢他,想着耗着她自己也会慢慢放弃吧,没想到被同样固执的女孩一语捅破窗户纸。

金子轩长得真是帅,摆出来就架势,什么文娱活动从小到大哪次少得了他。家境又好,金氏财团的大少爷。又有才华。当然明眼人也看的出这么个大少爷的所谓才华也不过中上游水平,不过弹个吉他,打个篮球,他光是往那儿一站就好看,别的不管。
所以从小就被人递情书送纸条到大,所以江厌离走过来对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金子轩就一眼看破了这个小姑娘自以为隐藏很深实则写满在唇角眉梢的偏爱。
她说:“同学,你刚刚弹唱的那首歌,很好听。”
金子轩礼貌地笑:“谢谢。”
她又说:“你好,我叫江厌离。”尾音矮下去他几乎听不清。
“啊?艳丽?”
“....厌倦和离别的那个厌离。”
“那你好,我是金子轩。”
“嗯。”
——这样闯入彼此的生活。
从此以后纠缠不清。

-tbc-

一更暂且到此。
预计不会超过三发。
谢谢耐心读到这里的各位(鞠躬x

《亲爱的宿敌先生》

私设如山的小短篇。
献给小哈和老v。

*预警:ooc严重!
突如其来的脑洞,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写过这个梗......。
逻辑什么的想必我从来没有过(。
格式没法调整不好意思(。







亲爱的宿敌先生:

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想来我应该真正意义上死去了——这么说我还是希望你最好永远都别读到它。
在我选中你作为我的宿敌时我就知道我们之间注定以一方的死亡收场,在我让你永远的失去了你的父母时——哦是的,这很残酷,但我不得不——我就清楚其中没有任何转圜余地了。好吧,那时我没能杀死你,你却让我失去了除了苟延残喘的生命外的一切。是的我用残忍手段迫使你被标记为我的宿敌,而你同样在不自知情况下证明你有资格。
从此以后你不知道的是,黑暗中多了一双凝视你的眼睛。我恐怕我比你奉若神明的校长还要关心你。我计算着你的死期又或是我的死期。这种感觉很奇妙,我看着你一天天长成了我的对立面但是,你不能否认你与我在某方面极度的相像。当然,你是光明与希望,我是黑暗与鲜血,然而黑暗才能证实光明的存在,正如不经过鲜血洗礼的希望不能够称之为不灭的希望。
在你被人们称为救世主时我忽然想起多年以前我也曾被他们当作救世主。
现在我想你踏入霍格沃茨的第一天必然像我当年一样的按耐不住欣喜。你年轻,无畏,而我却不得不像脆弱魂灵寄生在奇洛的脑后。这让人无奈不是么。如你所见,一年级,我不敢与不能让你夭亡,我小心翼翼引诱你走上宿命的轨道。我还是无法克制住欲望,正如你无法克制好奇——我让你看见了我。
我也让你再次成为了焦点。
我在等你长大,等你有能力与我相匹敌。我一步步要你接近真相却不急于告诉你,只让你理解你所以为的真实。我相信恰到好处的伤害会让人快速成长。可是我又不希望你太早站上舞台中央,太早拥有你此后一生不能及的辉煌——杀死我,或者是太早消磨了你几乎还不曾拥有的辉煌——被我杀死。
你四年级的时候,我想你足够坚强能面对死亡与新生了。于是我在你纯洁目光注视下获得新生。我叫你饱受欺骗也叫你遭受冷眼,一个一帆风顺的勇者只会慢慢成为自高自大的莽夫,你那该死的格林芬多脾气必须有足够的冷静才能坚定与我进行最后的角逐。
你六年级,最后的庇护——老邓布利多终于死在你面前。真是太让人伤感了对吧?我想老家伙真是聪明,他一直都很聪明——如我所愿的让你重温目睹至亲之人离去是怎样的煎熬。我知道那一刻在信念崩溃的边缘,是的你终于,终于长大了。
别急,再等等。我想时候未到。我想看看你怎样在绝望中对抗我,我想看看这么多年我是否让你成为了我合格的宿敌。
我想透过镜子的另一面看见另一个自己。
你没有成为我预想的那样,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恐惧。总之我想终于到了这个时刻,霍格沃茨的大门又将再度向我敞开,这一次轮到你决定该以何种姿态出现在我面前,终结这段我一手开启的宿怨。
那么就让我期待吧。究竟是你活下去成为这灰暗世界永恒的光芒,还是我活下去将世界翻覆再重塑。
终归要么我教你声名显赫或是一败涂地,要么反之。你无法否认。

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么我也不必再多言或是郑重其事的可笑的署名。
就这样吧,我的宿敌先生。
The End.


再次感谢您耐心的读完这个不知所云的小短篇。(鞠躬x
再次声明私设如山。
结尾接上hp7老v在霍格沃茨门口喊话儿(雾x)也就是写完这信他就去叫harry你快来(Bu
这个老v注视着harry长大的设定很早就想写了。可能有cp向的倾向,但我自己只是觉得这种“命运”的敌对关系很有意思。
以上。

语文老师今天忽然说他也是荣迷呢。他说很早以前就喜欢他啦,遭到很多人非议,但真的值得。
激动得我差点没哭出来。
听老荣迷讲那过去的故事。
真是——又心酸又开心。

#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
2017.4.1
像个说者无心的玩笑生生逼人泪。
#世间已无张国荣#

【FF】不告而别

随手练笔
严重OOC
毫无逻辑的两个小故事
有一点点私设(大概




“告别抑或是不告而别,于我又有什么分别呢?”
01
当Feanor含笑乘上白船离去,猩红色披风在眼前一闪而过,Fingolfin最后的叹息沉默在坚冰海峡肆虐的风雪里。
他就是在那一刻突然明白,有些人说了再见以后就是真的再也不见。彼岸火光将希望与誓言燃烧殆尽。
于是Fingolfin选择踏上那条注定险恶而又注定要被他们征服的长路。从此生生世世朝朝暮暮不见了他的兄长。
02
听说Feanor死的比他父亲还要决绝。他离开时烈火燃烧,他的灵魂就在赤焰中去往世界的彼方。
Fingolfin初次听闻的时候没有言语。

你告诉我我可以翻越坚冰海峡,又怎么翻越生与死之间的鸿沟?

——那么我现在是家族的领袖了。
你看着吧,我的哥哥。
-END-

【新年点梗/晓薛】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新年点梗/大洋小星/大概是道长重生(也许
#严重OOC/渣糖慎入

by@Mio


01.【启】
隔世经年,身份角色全都颠倒错乱,在义城再度看见那个白袍的小道士的时候薛洋掐着自己的手忍住不尖叫出声。
似是故人来。
只是少年的眼眸亮若晨星溅落光芒。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所有的糖都可以给你,所有的故事全都封存,所有的贪嗔痴念全都丢弃。我们从头来过好不好。
02.【薛洋的红包】
“这是什么?”少年皱眉。
“红包呀。过年了。”白袍的道长微微一笑。
“切,好像你是我长辈似的。”薛洋虽然这么说着还是露出了小虎牙,全然是天真孩童样。
——人生第一次收红包。
“那看在这份上分你一块糖好了。”
.
“这是什么?”少年困惑。
“红包呀。过年了。”薛·洗劫全村凑了一个红包·洋假装漫不经心地塞过来。
晓星尘歪头。
“那......谢谢。”
——人生第一次送红包。
03.【晓星尘想要的新年礼物】
“所以小道长想要怎样的新年礼物呢?”
薛洋这样懒洋洋说话的时候你永远不知道他到底在敬称晓道长还是调侃小道长。
“要是我说出来的话就无法表现你的诚意了。”眉目清俊的少年波澜不惊。
薛洋默默问候了道长以及他的祖上十八代亲友。
.
入夜。
“啊啊啊啊啊啊!”晓星尘尖叫着醒过来。
“你叫什么叫啊!我!”
“哦...哦。等等你为什么在我床上。”
“......冷。”起初有点底气不足的意思,迅速变成了小霸王式的肯定句,全不容人拒绝,“今冬太冷,要跟你睡。”
晓星尘悄悄弯了唇角。
——晓星尘最想要的新年礼物是什么呢?
——薛洋。
.
所以晓星尘到底想要什么啊!
薛洋恶狠狠嚼着他的糖。
04.【终】
既然是命运让我们重逢,那就山迢水远风霜扑面在所不辞。
挡在前路的迷途或者是厄运,全部都由我斩断。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一定一定要抓紧你的手再也不放开。
——薛洋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
The End.

【原创LC】重来回首已三生(短/渣)

#热衷于搬运旧文x首发在鲁吧x去年的老文了
#其实是懒得产新粮这种原因我才不会告诉你
#有私设/基本正剧向

《重来回首已三生》
文/Mio
*
——就算是知晓了结局,就算是飞蛾扑火,也要一次又一次重温那血与火共存的时光吗?
——嗯...也许?除了他以外,已经一无所有了。惟独不想失去,与他同行的岁月。
*
已经是第五次了。
时光逆流回到2016年,我与他第一次正式相遇的地方。
就算是对时光不再敏感的我也感觉到反常。
记忆纷乱断续。隐约而无法看清。那些故事或明或暗。
我静默地躺在黑暗中。记不清的就让他记不清吧
那么漫长的生命里我记得的和忘记的都太多。我并不在乎记忆的得与失。
——啊...光...
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光的碎片或者尸体。
*
光。
逆光而来的是他。
光线一寸一寸打亮他的眼眸。
我无视了他身旁那个棕发少年。
我盯着他俊美如希腊天神的面容,呢喃道:“鲁路修...又一次...找到你了呢。”
他明显的惊惧而困惑。
和以前一样。
完全一样。
接下来就是枪声。人声。强光。
他近乎绝望的眸光。
——每一次回到2016年,他都逃不掉死去的命运呢。
而我,竟然无法冷眼旁观。
于是,每一次,我都会做出宿命般的决定(我真是讨厌宿命这个词)
呐,鲁路修,你渴望力量吗?
*
鲁路修?你还不想死去吧?
你还有没有完成的复仇吧?
那么...我可以给你力量。
梵音清唱。画面断裂。记忆与精神的中枢。究竟是存在着还是虚无着?纷乱着的是年华还是仇恨抑或只是你无解的汪洋般的悲哀?
啊我可以给你力量。但王之力注定让你承受王的孤独。
你已经准备好了吗?准备好用鲜血涂满登上王座的阶梯,复仇了啊。比起孤独你更痛恨的是软弱无力任人宰割吧!
你愿意么?啊....我看见了,我感受到了,我明白了——
我将赋予你Geass。你的命令将被所有人无条件接受。
今日,魔王鲁路修,诞生了。你的名字将作为王的存在而受到万民敬仰或...遗臭万年。
*
你走上了修罗之路,便回不了头了。
*
呐,C.C.在遇见你之前我与死无异。
他如是说。
——嗯。但我是魔女啊。
他笑。
魔女?那我就做魔王好了。
——莫名的我记得很清楚。他已经是第五次对我说这番话了,在他所不知道的时空里。
好像在用力的承诺着什么。
可笑的是我,每一次,都很认真的记下。
记下樱树下少年不知真假的誓言。
即便我早已背下他的话,依然觉得,真是美好啊。
......真是美好的谎言啊。
*
交叠在风里的记忆重合拼贴。
我头痛欲裂。
樱花又红了。谁知道樱花已经红了几轮?
——我看清了。
染血的结局。荒凉的王座。只是为了所谓的虚无缥缈的和平呢。
我记起来了。
C.C.啊....他推门而入,眼底无尽的哀伤。
你不要说了。我懂。
那便好。我已与朱雀说好了...
这便是你所谓的朋友?亲手?亲手...我不忍再说下去。
他眼神一凛。我欠他的,我拿命还。是我叫他如此的,你不必嘲讽谁。
——不,啊不,我又失言了。我不想嘲讽谁啊。我只是,我只是。
我只是,喜欢你。
我喜欢你可是我不敢告诉你。
我生怕我满身的尖锐刺伤你——你早已伤痕累累了。
我喜欢你可是我不敢靠近你。
结果我什么都无法挽回。我说不出口。到头来我也只能一天天数着你的死刑日。
每一次,每一次。
明明跨越了那么多的时空,却依然是我,让你作为魔王诞生又亲手把你推向暴君的死亡。
起风了。樱瓣扬,似你昔日嘴角笑意。
*
2018年9月28日。
这个日子我会铭记于心。
无常轮回颠倒,不变的是今日我仍然会失去你。
而明日,我又会回到2016年,再度与你相遇。
再一次缔造身为魔王的你。
又再一次眼睁睁看你自我毁灭。
中华联邦有一首歌,很老,而我每每听来感伤——要将忧郁苦痛洗去,柔情蜜意我愿记取。
可是,我怎样,都避开不了忧郁苦痛。而所有的柔情蜜意终究归于尘土。
我的泪滑落。
我的少年,我的魔王啊——
*
我又一次陷入无边无尽的黑暗中。
最后的一丝清明里终于了悟,我恍然大悟。
是我让自己作了时间的旅人,颠倒年光,一次又一次的回到2016试图改变些什么。可是我只能拯救你本该在2016年就失去的生命,却无法料到你2018年的劫难。
只是在一场空里,在一度又一度的轮回里,我一次又一次爱上你,一次又一次失去你。
所以爱恋不尽,执念不尽;执念不尽,轮回不尽;轮回不尽,死生不尽。
*
于是我刻意遗忘了我失去你,唯独记下了你与我相爱的时刻。当初那些誓言还在耳边呢喃着,呢喃着泪水朦胧我的视线。
以为从头再来,就可以天长地久。
谁知道呢,原来所有的离合只是我一个人的悲欢。
*
已经是第六次了。
时光逆流回到2016年,我与他第一次正式相遇的地方。
魔王鲁路修,又将诞生了。
*
——就算是知晓了结局,就算是飞蛾扑火,也要一次又一重温那血与火共存的时光吗?
——嗯...也许?除了他以外,已经一无所有了。唯独不想失去与他同行的岁月。
啊是谁在我耳边碎语?
樱花开了啊。
The End

【GGAD】浅谈那个可以提名字的魔王与邓校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When you are old》
身为这对HP中唯一一对BL向官配的忠(痴)粉(汉),容许我高举GGAD(盖林迪·格林德沃X阿不思·邓布利多)大旗向你们庄严安利。

无论是高锥客山谷的相遇,或者是妹妹之死直接激化了矛盾,这二人的感情其实几乎自一开始就注定了悲剧。
——魔王越陷越深,而校长渐渐醒悟,彼此的初衷背道而驰。
决裂是必然。没想到再也没能回得去。
年少气盛的二人相遇相知相爱却没能够相守,够一部狗血爱情故事。但他们不需要。他们是那种即便对方不在身边也活的足够漂亮的人,可他们的生命里若从没出现过彼此就不会有这许多精彩。
“痛而知慈,快而知悲。”
如是而已。
他们的爱情是世间时间都不相容,既然遇见了,飞蛾扑火在所不辞。
就像经年之后满腔的深情只化作笑谈间AD的那句:“只要别把我的画像从巧克力蛙上撤下来就行。”
不知道话音落定的片刻他会不会片刻恍惚。

所以,朋友,你愿意和我一起粉GGAD么?

01《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68095
首先请吃下这个国外同人微电影安利。
沙滩离婚(划掉)决斗。
非常良心!!!
02《公主病》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819154
BGM是涡轮的《公主病》甜到爆炸。
AD小公主就是这么傲娇!哼!GG一定要宠他!只准宠他一个!
刷完这个以后请跟我一起说三遍:
GGAD就是这么甜!
GGAD就是这么甜!
GGAD就是这么甜!

好了洗把脸我们接着来认清现实吧(。
03《young and beautiful》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218464
当我青春不再,容颜已老,你是否仍爱我如初?
中间有一段用的是有声书。
GG对伏地魔说“你永远都赢不了的!你永远都不会懂的。”
——你永远都不懂,AD最强大的武器是爱啊。
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GGAD之间的感情。
04《此间永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70090
BGM是《一身诗意千寻瀑》
“后来他们两度重逢,一次是决斗,一次是天堂。”
直至老来仍记你当日惊鸿一瞥。
不多说了,心疼。

各位小天使看到这里如果已经玻璃心了请回到02刷一遍《公主病》,如果像我一样无所畏惧就请接着往下。
05《For the greater good》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37047
绝赞x
06《天地难容》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29078
这个调色有点怪orz
BGM是《天地难容》
很喜欢那句【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最后你们还撑得住么?不妨再回去刷一遍《公主病》2333333

当你老了我仍爱你如初。
此心不改。

那么,朋友,告诉我,你愿意和我一起粉GGAD么?
Fin.

by@Mio

*原标题是《浅谈那个可以提名字的魔王与嗡嗡叫的老蜜蜂》若不是某些AD黑先提出嗡嗡叫的老蜜蜂这个梗私以为这个称呼很萌的XD可惜这样用会造成我也是AD黑的错觉吧qwq

*首发在空间,原意是想给列表卖个安利。但既然废话扯了这么多不如搬到lof上来交流交流XD

【Noldor全员向】歌或哭


《歌或哭》
.
词/Mio
曲/银临《东风志》
文案/
“我们即将创下的功绩,将成为歌谣的题材,直至阿尔达的终结。”
.
/策马同游时曾饮过酒几壶/Celegorm&Curufin
/霓裳尽舞时曾吟过歌几赋/Aredhel
/弦音箭雨争诉 空山不如故/Turgon
/月落星铸 剑折泪雨/Fingon
/地牢内缚枷锁妖狼相屠戮/Finrod
/七名城轰然破侥幸逃山麓/Celebrindal
/挑灯青史夜读 满目尘与月
驻马还顾旧都/Gil-Galad
/天堑飞渡 白树荣枯 恩仇征衣束
山河一幕 刀剑欲踯躅/Feanor&Fingolfin
/待那天地一哭 黑门日暮 王师银旗覆
风骨不随骨血枯/Gil-Galad
/军前酒一钟 敬祝兄终弟及的哀恸
心魂燃烈焰 英武过群雄/Feanor&Fingolfin
/叹三钻各殊途 坠洋沐火亦有耀苍穹
世间如梦 此心不渝矢志终/Noldor全员
/林谷间枕涧溪促膝话沉浮/Gil-Galad&Elrond
/统御戒出识得知己真面目/Annatar&Celebimbor
/把盏陈酿再沽 杯中霜与露
帆起重洋远溯/Elrond&Galadriel
/天堑飞渡 白树荣枯 恩仇征衣束
山河一幕 刀剑欲踯躅/Feanor&Fingolfin
/待那天地一哭 黑门日暮 王师银旗覆
风骨不随骨血枯/Gil-Galad
/军前酒一钟 敬祝兄终弟及的哀恸
傲气不肯折 孤身入千军/Feanor&Fingolfin
/得挚友共征程 长枪点血无悔赴玄穹
倾盏放纵 见众生都似故梦
看长剑伏苍龙 高歌无畏后世永传颂
于今凛冬 挽歌凭怀一念空/Noldor全员
.
Fin







————
脑洞产物orz磕磕绊绊填了许久还是吃藕不能看x大概就这样吧x不想改了x
敬我诺多全员!

厉害了word哥。
以下来自我的脑补
蝴蝶蓝:哦你说叶修啊?他叫我爸爸。